阿姆斯特丹│紅燈區走跳


新年第一天、凌晨、紅燈區,熱鬧氣氛更甚以往。

一名年輕女子靠在窗邊,臨時起意般跳起艷舞,她背對窗、張開腿,柔軟地彎下腰,隨音樂搖曳,路過的男人紛紛起鬨、歡呼,在女子戲弄般拉起窗簾時,發出不甘心的挫敗聲。

夾雜在人群中的我,意外看了場好戲。

「這裡很特別吧 ?」

說話的大叔,西裝筆挺、頭髮灰白,湊到我身邊,開啟了話題,莫名自然。

他是道地荷蘭人,生長在阿姆斯特丹,家離紅燈區不遠,情慾之殿的一切,他熟透,也看慣。「在阿姆斯特丹,沒任何事是尋常的,性、毒品則再平常不過 」。

大叔所言甚是。

遇到兩名沙發衝浪主人,一個不斷笑言性愛,另一名迂迴提出邀請;商店裡,陽具、陰道造型棒棒糖等商品琳瑯滿目;街道大麻味四溢,專賣軟性毒品店家櫃台擺著白色粉末、放管子提供試吸,明信片以性愛、性器官、哈菸呼麻為主題,畫面露骨又詼諧,突然覺得自己反應過度。

那些關乎性愛的話題,是試探、騷擾或冒犯,取決個人解讀,對他們而言,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能做,當然也能說。

聊著荷蘭文化,他滿是驕傲。

「人生只有一次,任何事都該嘗試!」

荷蘭人對性、毒品的開放、對各類族群的接納,他們的自由、無拘與包容,源自於此。

這裡罕見遊民;接待我的沙發衝浪主人失業已久,但有房、有水電,且衣食無缺。

好奇問了大叔。

「我們都會出資幫忙弱勢族群」,細節沒多說,明顯對此類話題不感興趣,談了幾句又繞回了性。

「這裡買春的行情價一次50歐,觀光客通常雙倍」,

他曾嘗試變性人,「沒比較好,但就是不一樣。」大叔笑著給了意猶未盡表情。

同時,一名女郎對我們眨眼,手指繞了又繞。

「她以為我們是夫妻,邀我們3P,待會可去問一下價錢。」

「但我沒興趣耶。」怕大叔認真起來,我趕緊表明態度。

「唉唷,只是問問而已。」

「有一區女郎姿色頗佳,帶妳去看看」。

走去大叔指定巷弄,窗簾幾乎成排緊閉,顯示女郎正在辦事,可見這兒「成交率」確實頗高。

住在紅燈區超過一週,每天來往通行,沒見識到什麼辛辣場面,頂多見觀光客一臉好奇,男人們互相調侃、嬉鬧,偶而有幾名男子上前詢價,但明顯只是隨便問問,在朋友面前展現雄風,問完後,眾人笑成一團,轉身再看女郎幾眼,離開。

走在眾人身後,觀察大家的舉動,常默默竊笑,也想著這樣按件計價、但交易次數並不多的女郎們,每晚須面對眾人好奇打量,應付一群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,皮肉錢,似乎也不好賺。

在紅燈區走跳一週後,也發現「黑框眼鏡」是最新潮流? !

這些鶯鶯燕燕環肥燕瘦都有,除了少數上了年紀,歲月痕跡真的藏不住,大部分的女子皮膚細緻、身材火辣,有些身著薄紗,有的僅穿比基尼,但不約而同戴著黑框眼鏡,在櫥窗前擠眉弄眼,擺出撩人姿態,望著她們偶而扶著鏡框,展露甜美微笑,男子在外頭蠢蠢欲動模樣,也許清純形象掩藏的誘惑,不分東西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