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發衝浪│阿姆斯特丹: 徹夜未眠

首次沙發衝浪經驗極好,跨年的荷比行再度嘗試,出發前5天才寄出一封請函,就順利敲定2個住所,覺得真是幸運。

前晚抵達阿姆斯特丹,首位沙發衝浪主人來自南美州,男、31歲,在這兒住了20多年。

當初是對方主動連繫,見他評價極好,也曾接待過台灣女生,即使沒放照片,連樣子都沒見過,仍放心前往。

「你什麼都不必做,把這裡當自己家,感覺舒服最重要。」

他的確如評價所言「友善、超好相處,有獨特觀點,不論你說什麼都能笑」,這一晚還特地烹飪迎接我的到來。

目前失業的他,仰賴社會福利過活,屋子裡應有盡有:滿滿的食物、電子控溫的暖氣、舒服的熱水澡,「 政府真的很寵我」 ,教我使用熱水器時他笑著說。

他因為受到政府照顧,無私地接待預算吃緊的旅人,真是一段充滿愛的故事,我心想。

由於房子是studio(設備一應俱全,但沒隔間),放眼望去只有一張雙人床,入睡前,我表明想分開睡,他搬出另一張床時,臉色丕變,接著冒出幾個跟性有關的用語。

而他口音較重,怕是誤會他,只好拼命講些煞風景的話轉移話題,但在我爬上床時,又直盯著我發出驚嘆聲。

於是徹夜未眠。

起初是有點沒安全感,後來則是被滿室煙味 (他一天抽20根)及音樂搞得睡不著。

隔早藉口要離開,但在喝了咖啡恢復精神,進行幾段尋常對話後,一度改變心意。

頂多只是愛開點玩笑,應不致於攻擊人吧!但在發表幾段聽來挺有哲思的話後,男子又冒出

“Anything could happen! Maybe one day you ‘ll be locked in the house for sex! “

聽了非但笑不出來,且瞬間頭皮發麻,任何無關情慾的生理反應皆出現。

這天的阿姆斯特丹,天氣比都柏林還糟,風狂吹、雨猛下,但踏出房門像重獲自由。

然而跨年前旅館一位難求,狼狽地鑽進紅燈區尋找落腳處,女郎們在櫥窗內騷首弄姿,門外的我拿地圖探頭探腦地找路 (再次煞了風景)。

最後下榻的hostel還不賴,因應荷蘭人的體型,有很大的床位,床櫃是高科技電子鎖,早餐是buffet,可狂嗑荷蘭乳酪。

和波蘭男室友聊起此事。
「我的沙發衝浪主人開了個詭異玩笑,所以改住這兒。」
「也許你不懂他的幽默。」

於是原封不動還原那句話,「ok,我想你不該再嘗試沙發衝浪了。(笑)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