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亞│海灘與樹林之間

從德里出發,兩小時後飛機抵達果亞(Goa)。前來接機的司機個子矮小、皮膚黝黑,臉上掛著爽朗笑容。車內傳來南洋風情音樂,路面意外平整,車子一路往下榻處飛馳。

清晨兩點,路旁漆黑,儘管因獨自一人,努力克制睡意,仍在將抵達目的地時,才發現自己早已睡到不省人事,「睡得很好吧?」司機轉頭問。

將下榻的地方,是提供瑜珈、冥想的retreat,座落在叢林深處。

下了車,被整片樹林圍繞,眼前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。

理著平頭、來自丹麥的女子迎接我,手持以太陽能充電的照明燈,帶領我走到樹林深處的木屋。途中她指著天空,要我抬頭望,這時才發現星星堆滿天際。

這裡提供木屋、樹屋,每棟獨立。和其他旅館相比,這裡價格不斐,下榻的幾天,接待的幾乎都是歐美旅客,每天提供自製有機早餐,「在叢林裡你連不到wifi,但你能找到與他人最好的連結」大廳告示牌這麼寫。

我住的是最便宜的木屋,位於森林最深處。屋子的狀態比想像原始,由木材一一堆疊建成,踏在由一根根木柴堆疊的地板上,會發出嘎嘎的聲音,浴室則以簾子隔開。

整棟木屋簡單卻不簡陋,推開由一根根木材組合而成的大門,有股奇異的感動,平日白天常見工人在附近施工,佩服他們能徒手將木材搭建成房子,且有水、有電,設備一應俱全。

入住的幾天,不時有昆蟲拜訪,青蛙、毛毛蟲不時在流理台等處出沒,雖然蚊子也頗擾人,但妙的是,待在這兒會自然轉成eco friendly狀態,連拿出防蚊液都感到罪過。

從市區到下蹋處,全然是荒郊野外。嘟嘟車(Auto rishaw)是每天的交通工具,到如今還記得來往叢林與海灘間,在窄小路徑中碎石滾動的聲音。

夜晚周遭環境一片漆黑(到底有多黑),但無論旅客或主人都頗信任環境,似乎沒人對此有所顧忌。入住的第一晚伴隨蟲鳴聲入睡,偶而出現動物叫聲,有點沒安全感,最後索性將腦袋淨空,以免越想越難入眠。

雖然住在瑜珈retreat,但那幾天完全沒做瑜珈。儘管如此,待在如此原始的地方,讓人想回歸到最自然的狀態,內心覺得平靜。

果亞是印度著名觀光勝地,如同台灣的墾丁,一講到果亞,學生語氣總帶點興奮。去過的學生認為,果亞比德里安全,就算女子半夜一人在街上騎車也不覺得危險。

果亞很大,形狀狹長,主要分北果亞及南果亞。北邊熱鬧,是派對天堂,住宿費用較南邊低,主要為印度觀光客,有處叫Aranbol的海灘,是70年代嬉皮聚集地,對果亞頗熟的丹麥女子特別推薦;南邊則較清幽、僻靜,適合全家福,以歐美旅客為大宗。學生多半推薦南果亞。

我這趟行程尋求清幽,因此都待在南果亞。在這裡,不僅能大啖海鮮,衣不蔽體在街上閒晃也沒人有意見,眾人多半穿著比基尼躺在沙灘,隨便罩件沙龍就能到處走。

不論是待在南邊或北邊,都有眾多海灘供選擇。我下榻的住處附近為Agonda海灘,觀光客極少,但也因太靜謐,反而有點沒安全感,後來幾乎都往要花20分鐘車程的Palolem海灘跑。

Palolem海灘較多觀光客,但不至於擾人,隨時去餐廳都有位置,且因人多,就算待到深夜也不覺得危險。住處的旅客推薦我一間叫Dropadi的餐廳,位於palolem海灘及市集轉角,客人絡繹不絕,餐點好吃、價格平實、環境舒適,餐廳地板鋪滿細沙,因為太舒服,總是坐一整個下午,且此間餐廳聲稱是用礦泉水料理食物(但高度懷疑)。

這次是第一次來到較南邊的印度,之前多半在北印旅行(對於南北印如何劃分尚有爭論,在此粗略以地理位置作區分),若要購物,比起來還是北印便宜,但南印環境較乾淨,人也較樸實,被路人纏著不放的情況比北印低。

這次因住在叢林,交通費特別昂貴,每天光來往住處與Palolem海灘之間,就要花上600盧比,建議住在海灘旁,就能省去交通費用,夜晚還能在海邊享受燭光晚餐,吹海風聽海聲,只是當時腳在沙子裡泡了整整5天,離開後腳起疹子整整癢了近一個月。(有人想知道嗎)

排燈節期間,沙灘上放滿蠟燭應景。

在果亞,不少人沿街拉客按摩。純按摩。有回,我在海邊散步,一名婦人向我走來,還沒等我說話,塗著油的手就往我手上按,「讓你試試力道」,婦人接著極力說服我找她們按摩,在一番討價還價後,我跟著婦人到海邊後方的小屋。

按摩的地方在一般住家,洗淨雙腳後,婦人帶我走進屋內。一張棕色長型的床,擺在房間中央,看來有模有樣。我將背包置於床下,因要背部及腿部按摩,婦人要我脫去外衣,脫完後,全身僅剩小短褲的我趴在床上。婦人抹油按了幾下後,接著由男子接力。

見我面露疑惑,婦人解釋,她的兄弟有多年按摩經驗,「保證只有按摩,不會亂來。」接著兄弟倆一人一邊,大哥按上半身,弟弟則按下半身。男人的力道頗重,我頗滿意。

因是密閉空間,我很留心兩男的一舉一動。按了約20分鐘後,突然一陣騷動,婦人跑進來與兩人講話,過一陣子,兄弟倆突然急衝,瞬間躲進隔壁床底下,看來非常慌張。這時有人往房門猛敲,見情況有異,我也緊張了起來,立刻起身,抓起衣物遮住身體,也連忙拿起床下的包包,這時,婦人湊到我身旁,不斷安撫我,要我別走,說完話又立刻抹油往我肩膀按。

原來是警察臨檢。

婦人說她們沒有執照,兄弟倆才躲起來,怕被警察發現。隔一段時間後,兩人又起身繼續工作。臨走前,兄弟倆拿了傳單給我,我稱讚了一下,說會推薦友人來,他們才露出放心的笑容。

後來我們又在海灘遇見,大哥、弟弟、婦人還有幾個人並肩坐著,望著無盡的海洋,難得露出了無憂無慮的神情,就像來自各地的觀光客一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