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人 | 翡冷翠,幸福的定義

旅途中,遇到許多中國留學生,打破我的既定印象。

也許在異鄉生存久了有些歷練,他們聊起生活、談到未來,就像他們的用字遣詞,乾脆、果斷,沒過多的瞻前顧後。

在翡冷翠(義文:Firenze,英文Florence,又譯佛羅倫斯)青年旅館認識的中國女孩F,24歲、曾在西班牙留學,當時正在德國慕尼黑實習,現於新加坡工作。

F熱情、爽朗,熱愛生活,是個和西班牙tone調很合的人。因為聽到她和導遊探聽翡冷翠哪裡能跳salsa,彼此有了交集。

那幾天我們總是隨意相約、隨性碰面,想去的地方,有沒有彼此相伴都無所謂,我想這就是一個人旅行的好處,旅伴隨意來去,沒過多羈絆。

我向F訴說這次旅行帶給我的刺激及嚮往,聽到她年僅24歲,不禁感嘆年輕真好。F說「你這時候來是對的,透過旅行,你有了新的視野,對未來有新的決定及改變;如果你30幾歲才來,屆時結了婚、成了家,你很難拋開一切重啟新的人生」。

F曾到美國交換學生,「那一次的經驗徹底改變了我」她說。

那裡讓她學習做自己,不再在意他人眼光,且深刻體會到「沒有不可能的事」;歐洲的生活,則讓她學會「活在當下」,致力提升幸福指數。

「巴塞隆納就是個幸福指數很高的城市」,也許經濟狀況不佳,仍能覺得自己過得很幸福。

想到她,總會想起那些奇妙而美好的回憶。

某個深夜搭公車去舞廳但撲空,卻因此遇見熱情的義大利年輕男女,F用西班牙文問路,對方用義大利文回應,雞同鴨講卻無礙溝通,有她在總是很安心,我只需負責在旁邊大笑,然後錄下我們歡愉的笑聲。

那不停躲避「猥瑣男」的salsa之夜,F耐心地帶舞,稱讚我挺有慧根,最後全場由幾人帶領下一起跳著相同舞步,一同扭腰擺臀,讓我見識到義大利不同的夜店文化。

最後一天送她搭火車時,車站一陣騷動,我興奮地跑去湊熱鬧,原來是翡冷翠足球隊贏球,車站擠滿大批準備恭迎球員的球迷,場面熱烈到像暴動。等我想起F時,火車已駛去。

法義之旅結束時,回台灣才看到F的信,原來,送她搭車的那一晚,她在前往慕尼黑的夜車裡遭搶,特別提醒我到了羅馬得當心。當時對自己未能及時給予安慰有些過意不去,但我想,F是個勇敢的女孩,一切都會沒事。

F最後決定回到亞洲工作,通信聊起近況時,她說「現在的工作雖然時數很長,但到目前為止,還挺享受的」。

我想,不論到何處,F都能找到屬於自己幸福的方式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