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黎│花神咖啡館之夜

巴黎左岸聖傑曼德佩區(Saint-Germain-des-Prés)有兩大知名咖啡館:花神咖啡館(Café de Flore)及雙叟咖啡館(Les Deux Magots)。兩處因曾是文人雅士(如知名作家西蒙波娃、沙特、卡謬及海明威等人)駐足之地,在名人光環加持下,吸引遊客慕名前來。

兩間比鄰而居、競爭激烈,據說西蒙波娃、沙特在後期因不堪雙叟觀光客過多,只好頻往花神躲。

我當時也陷入2選1局面,最後衝著花神的招牌-熱巧克力,決定就選花神了。

選在生日這晚來到花神,戶外座位區坐滿了客人,男男女女叼著菸,舉著酒杯交談。

我在門前踱步時,靠近門口的座位正好空出,好不容易和一名中年侍者對到眼,我立刻指著眼前空位、用眼神示意,「能坐嗎」,侍者張開雙手說「當然可以啊」。入座後立即選定眾人推薦的熱巧克力,也很熱門的蛋捲因口味眾多,難以抉擇。

這時隔壁桌傳來中文,我抓準機會請中國男子翻譯菜單,旁邊的兩名日本、韓國友人不停偷笑,學我們說話、偶而也穿插幾句,侍者看我們圍一圈研究菜單,也跑來關切。

最後仍討論不出結果,隨意選了有菠菜的蛋捲。

熱巧克力旋即上桌,侍者輕巧地鋪上餐桌紙,擺盤講究。

份量看來不多,但喝起來綽綽有餘。香醇、濃稠,不時能喝到甜美結塊(這形容休誇怪怪), 但我就喜歡結塊在舌尖上慢慢融化的感覺。

總之,那陣子品嘗了好幾家咖啡廳的熱巧克力,還是花神勝出,但價格也較高,一杯6.8歐(2019漲價到7.8歐),其他間咖啡廳價格約在4.4歐上下。

期間,進入屋內上廁所,付了0.5歐,拿了幾顆糖。 比起座無虛席的戶外區,室內顯得冷清。

2樓設有紀念品區。

「這裡可以拍照嗎? 」

「當然可以啊 」年輕的金髮侍者,以法國人少見的誇張語調回應,下樓時不停回頭露出燦笑。

「Bon appétit (用餐愉快)」侍者笑著端上蛋捲,偶而經過、對到眼時還會不停挑眉。 有別於其他餐廳、麵包店等服務業店員的普遍淡定、偶而臉臭,這裡的侍者似乎訓練有素,很懂得應付觀光客。

一份 10歐,附麵包。吃起來很空虛,就是個蔥花蛋啊。

老實說,若預算不高,我奉勸吃飽了再來,在這兒就專心喝巧克力吧。

也許是海明威的神蹟出現,這天難得振筆疾書,在筆記本上流暢地書寫,偶而抬起頭學巴黎人亂瞄。

看見正前方的捲髮男喝了杯白酒、吃起了沙拉;一名男子走近朋友,互貼臉頰發出很大的滋滋聲。朋友間的親暱,法國人用顯而易見的方式展現。

不小心和一名穿黑色套頭毛衣的大叔T對到眼,T主動微笑,我也微笑回應,隔沒多久,T竟然一個箭步、冷不防門地坐到對面。

「你從哪來的?」

「台灣」

「Oh, nice! 」T說將去中國溫州出差,若去台灣可找我當地陪。

 T開始介紹花神的歷史,也聊起自己。

「這裡曾吸引很多知名作家寫作、辯論,包括海明威、卡謬、西蒙波娃。我媽媽也是個作家,就像那些人一樣,她也曾在此和人暢談、辯論。」

 「有興趣的話,我可以騎摩托車帶你逛逛巴黎。」

很想在義大利體驗在街頭奔馳的感受,若在巴黎實現倒也不錯,我心想。

 聽到我將去義大利,T說,「米蘭很美,但翡冷翠更美,威尼斯則一定要去。」

「那裡比巴黎還美嗎 ?」

「不一樣的美」

「很浪漫 ?」

「沒錯,我想我們應該一起去」

我聽了不敢搭腔。才聊了不過15分鐘,就有如此邀約,總覺得T意圖有些不軌。T最後在紙條上留下連絡方式,沒想到這張紙條意外牽起緣份 (請見此篇)

「很高興認識你, Be careful !」T離去前,邊說邊各碰了下我的左膝及右肩。我看要小心的是你們這些人吧!

這晚,街頭藝人輪番上陣,不時傳來悅耳的樂聲,戶外區的客人,自然成為他們的肥羊,每演奏完就穿梭在席間收錢。

我也成了肥羊,生日這天,那些音樂就當在為我祝壽,幾枚銅板就這麼一次又一次地從我錢包流出。來花神,荷包可要看緊些。

花神咖啡館(Café de Flore) (6區)

  • 官網:http://www.cafedeflore.fr/ 
  • 地址: 172 Boulevard Saint-Germain 75006 Paris (在雙叟咖啡館隔壁)
  • 地鐵: Saint-Germain des Prés,出站步行約3分鐘。
  • 時間: 7:30AM-1:30AM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