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在異國,一個旅人

多年前開始獨自旅行後,逐漸著迷於一個人探索未知的狀態,不僅探索陌生的國度,也摸索複雜、具有多重面向的自我。


最近看的幾本無論是性別研究、心理分析的著作,都恰巧直指生命的核心概念:人的生命本質上是孤獨的,從出生至死亡,都是單獨的個體,生不帶來、死不帶去。


其中,法國學者喬治·巴代伊 (Georges Bataille)寫的情色論(L’Erotisme)更將這想法透徹地表述,「每個生命均與眾不同。他人也許會對某人的出生、死亡與一生事蹟感到興趣,但只有他本人才有切身的利害關係。他單獨來到人世,他孤獨地死去。一個生命與另一個生命之間存在著一道深淵,彼此不連貫」

正因為這樣不連貫的本質,使人們都渴盼與他人溝通、融合。


無論是戀愛、性愛、人際相處,直至現今的社群媒體,都體現了這想法。因為這孤獨的本質,人們渴望獲得他人關注,尋求與他人相連。


雖然人天生有這樣的渴盼,但如巴代伊所言,每個人之間有道鴻溝深淵,「雖然我們努力溝通,但再怎麼溝通都無法消弭我們之間最初的差異」。


因此,人最終,還是得回歸到自己。

因為體會了這樣的生命本質,對我而言,人生就像一場旅程,相遇的人事物,都是過客,所以我們只能珍惜相遇的時刻,不必強求每個緣分都能永存,也因爲這樣的認知,更能尊重每個人彼此的差異與各自的偏好選擇。


身邊的人事物來來去去,自己,是這一生永遠與你相依的人,更應該好好認識、對待。


旅行對我來說,就是段能好好認識自己的時光。一個人時,便是能和最真實的自己相處的時刻,也是探索自我的時刻。


旅行(travel) 最初與法文的辛勤工作(travail)同義,而travail的字源則是拉丁文的”tripalium”,是一種由三根柱子構成的拷問刑具,因此在古代,旅行被視為艱苦的勞動,意象近似所謂的苦旅、壯遊。

雖然現今的旅行,已不必像古代一樣,舟車勞頓,路程備受艱辛、磨難,但旅程也可以宛如修行一般,使旅人從旅程中鍛鍊身心,用「身體的感官」去感受旅行過程,用「心」去體會旅程中各種狀態。


人們從社會化過程中,為了面對各種場合、不一樣的人群,我們必須做出合宜的表現,真實的自我,也許早在長大的過程裡,被隱藏到心底最深處,獨行,便是讓人卸下面具的時刻,讓你有機會與真實的自己面對面。


也許會在艱辛的旅途中,見到狼狽不堪、醜惡的自己; 或在冒險犯難的過程裡,發現勇敢奔放的自己; 也可能在面對每個抉擇中,揮別猶豫不定的自己,或在歷經各種摸索中,坦然接受不完美的自己。


獨遊,也更有機會融入當地文化,沒有背景相同的旅伴,更能接觸與你所思所想不同的人群,可以拋開原本習以為常的思維,也更願意認識當地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。


之前我曾提到,「揮別了旅伴,你會迎來全世界」

這讓我想起,在我第一次去法國巴黎旅行時,因為問路認識一名當地人, 成了朋友後,離開巴黎前一晚,我們通了電話。


道別前,他說「你知道嗎?你是個富有的人!」 電話另一端的我,一時不懂他想表達的, 他才笑著解釋,「我想說的是,這趟旅程裡,你認識各形各色的人, 也多了許多全新、不同的體驗。現在的你,變得很富有」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