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度│那默默的一群

他邀我去房裡吃晚餐。

他的房間在住處後方的角落2樓,進房前有個鐵製的旋轉梯。

在階級分明的印度社會,傭人的房間就要不同,通常會被隔絕在另個處所,傭人不會和主人住在同個屋簷下,就算同一層,格局也要不一樣。

屋內比想像中整齊。

5坪大的房間,有一張床、一張桌、一間廁所, 和唯一的一盞燈。

床角有張小桌子,上頭擺滿神明的畫像及線香,有著神明的監督,叫我心安不少。

他拿了一條毛毯鋪在椅上,要我坐著放鬆,有點慌忙地在四周噴著我給他的防蚊液。

那時他拿起我放在櫃上的防蚊液問價錢,聽到我要給他卻立即推卻,覺得「太貴了!負擔不起」。

他是我們住處的管家,負責維護整潔及設備,設備壞了要幫忙修,樓下若有訪客入住,要每天負責兩餐及tea time,而訪客通常攜家帶眷。

除了放假,他幾乎全天侯待命,這樣的工作,薪水一個月7000盧比(約新台幣3500),而他要支撐有20個成員的家庭。

他站到一旁切菜備料,一個水龍頭大剌剌地鑲在牆邊。他邊揉捏麵團,邊笑說自己是印度菜專家,話峰一轉,突然說著自己的生活很無聊,語氣也激動起來。

我注意起門口邊的涼鞋。他開心地說涼鞋是新買的,450盧比一雙,他選白色,因為和身上的襯衫很搭。

在中產階級的印度人眼中,他們是未受教育的人,愛偷懶,需加以管教。

有回樓下一口氣來了兩組訪客,囉哩吧嗦要他做一堆事不說,有人甚至半夜要他起來煮奶茶。忙到發燒的他,說著受不了了想辭職,前陣子不見蹤影由弟弟頂替,但迫於生計,休息幾個月後,他還是回來了。

有回學校主管來住處檢查,正在修衣櫃的他,一時不小心踩到生繡的釘子,腳流著血的他,指著傷口向我們討拍,主管卻像沒聽到,直拉著他到處檢查,只見他一跛一跛地在後面跟著到處走。

我常想著他們的生活。

年約26歲的他,和學生年紀沒差多少,但相對許多從小就有傭人伺候、司機接送,有家人關愛的學生,他卻總為生計奔波,只能終其一生為他人服務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