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法‧蔚藍海岸 │絕美之城Grasse

在天體營的那幾天,我和來自美國的法國通S共處一室,我倆說不上相談甚歡,但對法國及歐洲幾座城市的看法相近,我們都愛大城市,喜歡它的有趣、活力,帶點瘋狂,我想他欣賞的,我可能也會喜歡。

離別前,他在我的筆記本上寫下幾個城鎮,建議我造訪,以香水工業聞名的Grasse是其中之一。

到尼斯(Nice)旅遊,能延伸造訪很多地方:山城Eze village、摩納哥(Monaco)、坎城(Cannes)、Antibes、Saint-Paul-de-Vence等,每趟只須搭公車,來回共花3歐就能完成一日遊。

陸續去了幾處,不算失望,但就是興奮不起來,不像過去輕易就能出現驚豔或怦然的感覺(是否要求過多?)。整排的磚黃色屋瓦、遼闊的大山大海,原叫人心曠神怡的景色,竟有些了無生趣。也許是進入旅行倦怠期了吧,我想。

拿著S寫下的字條,隨口問了旅館老闆交通方式,他精準答出公車號碼,難得快速、未帶遲疑,「那裡怎麼樣啊?」我問。「美麗,極為美麗」。

果然名不虛傳。隔日搭了1個多小時公車,順利抵達Grasse。

一下車,映入眼簾的,依舊是磚黃色屋瓦及廣闊的無敵山景,景色相似,但格外迷人,我也說不上為什麼。

下車處旁就是旅遊資訊中心,拿了張地圖,詢問香水博物館該如何走,員工訓練有素且態度親切有禮,地圖上標記著各間香水工廠、博物館,分布集中。依員工指示,沿著大路前行。

這天,艷陽高照、氣候炙熱,一直以為歐洲的夏天乾爽無比,想不到南法夏天的高溫,和亞熱帶國家一樣驚人。

幸好這裡是南法,不是巴黎,可以穿夾腳拖、頭髮亂紮,模樣隨興,也不須遮掩經過幾天酷曬,鼻頭出現的滑稽墨鏡痕。

沒走幾步路,已對這裡產生好感。沒有成堆的觀光客,沒太多隨時站店外拉客但明顯心不在焉的侍者,公廁標誌隨處可見,像展現對人的善意。

因為時間有限,先去了香水品牌Fragonard的博物館,原抱持觀摩心態,且決心不論員工如何催眠都抵死不從,怎料,在聽了導覽,了解製香過程,再經過幾番試香後,竟超出預期買了一瓶26歐,但只有15ml的香精。

離開博物館,約晚上6點多。店家多半在此刻休息。附近商店關的關、收的收,鑽進巷弄,到處是找人串門子的居民,不是站在店門外,就是在住家門前,要不然群聚在餐廳門口,有的在窗台前就直接聊了起來。

大人們群聚閒聊,孩童則在街頭踢足球、放音樂跳舞嬉鬧,看著他們,頓時憶起自己的童年,當時模樣也是這般無憂無慮。

這裡的居民有股樸實氣質,對到眼時,常露出略帶羞澀神情,似乎少被觀光客驚擾。

建築色彩則像摻了粉,牆面早已斑駁、落漆,卻頹廢得剛好,居民的喧嘩、機車發動的引擎聲沒少過,但就是有股與世和平共處的和諧,走在街頭,不自覺想閉上眼,享受這裡獨有的靜謐。

走到了一處充滿中東風情的區域,充斥中東特色的雜貨店、餐廳,妙的是,滿滿的男人,見不到幾位女性。

和男孩在街上遇到幾回,四目相接幾次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決定出擊。

「xxx(繞口,完全記不住),你呢?」

「Sabrina」,他聽了後帶著童音,跟著複誦。

突然注意到他脖子上圍著一條糖果串成的項鍊,和我在阿姆斯特丹買的手鍊同款。

「這是糖果嗎?」想起了糖果的法文,用著和小孩說話時,不自覺會出現的娃娃音問著。

他害羞地點點頭,伸出手,將手中的袋子遞向我。袋子裡裝滿各形各狀的糖,糖上裹著厚厚的糖衣。難以抉擇。最後選了個長條狀咖啡色的軟糖,黏牙、很有嚼勁。

突然,他像想起了什麼,指著一個方向,要我跟著他,回家。他頭也不回,我只好默默跟在後頭。一對母女開了門,看見我,一臉吃驚。男孩跟著拖了和身子差不多大的塑膠袋,向某處衝去,原來是趕著倒垃圾。

僅剩我倆,婦人和我稍微寒暄,表情帶點尷尬,猜想等我離開後,應該會對男孩曉以大義。

由於法文字彙量真的不多,聊到最後以「他(指男孩)人很不錯。」作結(莫名其妙!),婦人聽了傻笑,說「你也是」,接著把門關上。

這時,距最後一班回尼斯的公車只剩半小時,我對所在位置卻毫無所悉,一個女孩建議我搭另一班公車回原處,我仍選擇沿原路漫步回去。

對這裡有些意猶未盡,若錯過末班車,相信也是個美好的安排。走回搭公車處路上,街道兩旁圍繞一叢叢高大的棕櫚樹,幾輛跑車呼嘯而過,和巷弄間的古意氛圍大相逕庭。

街角忽然傳來像女高音練唱的歌聲,四處張望,陽台放著涼椅,大叔打赤膊抽菸納涼,窗邊的鮮花在藍天映襯下綻放,裙擺隨風飄搖,這就是南法夏日的尋常風景啊。好輕盈。

最後比預期還早抵達車站,乘客各據一角等待司機準時駛離,沒放棄延長與Grasse共處時光,問了路人改搭火車的方式,對方答得含糊,正思索也許可留宿一晚? 他熱心提醒我,可以上車了。

望著窗外,暮色蒼茫,這天正好月圓,趁著難得湧現的雀躍,將心緒好好整理一番,回到尼斯,走了好幾遍的海灘,頓時變得明亮。

才經幾小時的漫遊,Grasse已名列心中的絕美之城,嗯,也可能就是這樣的短暫交會,才如此耐人尋味吧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