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大利 │旅行途中

義大利的火車上,常見4人對坐的座位,距離近到可觸膝長談。對陌生人來說,要嘛面面相覷,要不望著窗外發呆,投緣點也許能聊上幾句。

從翡冷翠往比薩的車上,選了個靠走道的位置坐下,一對男女同時坐到我面前。

兩人表情冷淡、沒說半句話,以為是對剛吵完架的情侶,觀察一陣子後,發現原來也是陌生人。

火車行駛一段時間後,男子捲起菸草。

他先將散落的菸絲倒在紙上,以無比輕柔的姿態,將菸絲鋪平,

再緩緩將包覆菸草的白紙,捲成圓柱狀,最後,用舌頭沾了幾下,

像迫不及待點燃般,將菸叼在嘴邊。

我像素描般,跟緊男子的每個步驟,逐一記錄在筆記本上。

抬頭時,發現對面的女子也正觀察著我,

視線停留在我潦草的筆跡上,

目光交會時,我們看著對方,笑了起來。

法義│鐵齒的話,請回台灣再說

第一天到巴黎,由於身負鉅款,緊張到有人接近立即彈開,隔天到蒙馬特,經過會繞幸運繩索錢的黑人小販時,我雙手緊插口袋,裝鎮定通過,但小販們像無視我的存在,對我完全視若無睹。

於是,我的心防逐漸卸下,待了幾天後還不禁納悶,怎不見傳說中的吉普賽人、詐財集團,原來巴黎也沒傳聞的可怕嘛。

但鐵齒的話,請留到回台灣再說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法義│鐵齒的話,請回台灣再說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