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黎│Hello Stranger : 大使館的奇遇 (上)

和R相識,是在巴黎的第一週。

那天一早懷著雀躍的心抵達7區,準備到充滿東方風情的電影院寶塔(La Pagode),進行我的巴黎觀影初體驗。從地鐵站出來,不一會兒就到了,但大門緊閉,只好先到附近閒晃。

先到一家部落客推薦的麵包店嗑完法式鹹派後,回頭再到寶塔仍不得其門而入,我帶著些許失落離開。

這天下著雨,難得見路人撐起傘來。由於原定計畫泡湯,外加雨天讓我活力盡失,一時想不到備案,索性漫無目的地沿街步行。

傷兵院 (Hôtel des Invalides)/被雨沖刷後的金色圓頂,看來特別閃耀。

正巧見路標指向羅丹美術館(Musée Rodin),擇期不如撞日,羅丹美術館成了我在巴黎第一個參觀的美術館,羅丹的作品讓易受天氣影響、有些陰鬱的我獲得些許平靜。

離開美術館,附近的建築個個派頭十足,外頭還有警力維護,我好奇駐足,經過某個大使館時,遇到擔任基層員工的R。

「日安,女士。嗯…你在尋找什麼嗎?」

「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我邊探頭探腦,邊用憋腳的法文詢問。

「你會講英文嗎?」我期待的法文會話課被硬生生打斷。

R年約35歲,曾在印度工作4年,現居巴黎。

聽到我來自台灣,他興奮地回應。R是名佛教徒,對亞洲文化涉獵極廣,曾在印度擔任導演,執導過幾部武術片,對印度的種姓制度等問題侃侃而談;聊到中國與台灣,還蹦出「國民黨、蔣介石」等詞。我們聊得熱絡,但話題不時被進進出出的車輛阻斷。

「你5時45分來找我吧,到我的辦公室喝個咖啡,也可以享用點心,如果你不介意的話。」

距離約定時間還有1小時。我在附近繞了繞,回去時卻迷了路,試圖沿原路走,卻不停看到奧塞博物館的指標。

在幾名好心路人指引下,我汗流浹背地回到大使館,遲到了15分鐘,R在門口等我。我不停道歉,解釋原由。「時間剛好。」R語氣平和、熱絡地帶我進門。

 R泡了杯黑咖啡,拿出一盤點心,上頭有蝸牛捲、可頌、蘋果等食物。

辦公室裡人來人往,出入的人多半衣著講究;一名男子瞥見我,還提起高帽行禮說「晚安,女士」。R和旁人打完招呼後,則會一一跟我解釋身分,「那位是某某大使,那位掌管某機構」。

入夜後車輛進出頻繁,原來是當晚有個重要晚宴,大使們在晚宴上討論的議題與核武有關,晚宴從深夜持續到隔天凌晨。(法國人體力真好)

等R下班前,我們東扯西聊,我宏亮的笑聲常被要求降低音量。雖然才第一次見面,我們像是一見如故,沒有初相識的拘謹。

「你穿這樣,很不OK」,R打量了我後下了結論。

粉紅色棉質上衣、黑色緊身褲搭上紅色帆布鞋,這身裝扮確實休閒了點。

「我不曉得今天我會遇到華人女子,不然我不會穿成這樣。」

「你喜歡男生什麼樣的裝扮 ?」R問。

「噢我不在乎耶,隨性吧」我說。

R剛好隔天休假,提議一起吃個早餐,再帶我遊覽巴黎,當時雖然有些顧慮,但早餐之約聽來挺健康,於是答應。

搭地鐵時,R拿起手機,秀出幾張自拍照,問我喜歡何種風格,照片有西裝look、黑色套頭毛衣look等。

「不就是吃個早餐嗎,真不希望早餐之約搞得像約會。」我心想。

於是指了套頭毛衣照,強調「隨性款」即可。分頭時,R吻我臉頰道別,突來舉動讓我一時臉歪。

R約的地點在治安不佳的19區,行前看有人形容,「福相臉不宜前往」。

這趟巴黎行原就打算各區走透透,來個田野調查,看治安不佳地帶是否真如傳言所述,但沒想到第一週就得迎戰。

回家時向房東討教。曾旅居義大利多年的房東說約早餐還行,若約晚餐就得小心,「在義大利,答應共進晚餐,代表你同意接下來更進一步;而貼臉頰道別是基本禮儀,但直接親上來算在吃豆腐 (驚)」。

越想越不安,但眼看時候也不早了,想起隔天早上9點半約在Porte de Pantin見面,搭地鐵前往約要花近半小時,睡前唯一的念頭是「希望這次別再遲到」。

【巴黎】Hello Stranger : 大使館的奇遇 (下)

Leave a Reply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